切换
当前位置: 首页  >   车八卦  >   车达人秀  >   文章  

【转】韩寒:我的汽车观

2021-06-28
2391   2
文/韩寒  说实话,我觉得我们只是在一个你个人可以谈论汽车观的时候,还不到可以谈论汽车文化的时候。当然,更惨的是摩托车文化。所以,我代表我个人而已,不能代表其他任何人,更不能代表所谓一个年代的人。  我 大概从九年前开始开车,第一台汽车是富康。当时所有的汽车论坛都在讨论桑塔纳、富康和捷达究竟哪个更加好一点,结论是桑塔纳实用,捷达快,富康时髦。我最 痛恨的就是所谓时尚的富康居然取了这么一个名字。但是在当时那个年代选择实在太少,名字不构成购车的决定条件。但在今天肯定不行了,如果有个车型叫和谐或 者发财,那肯定没办法在大城市卖了。    我选择富康的原因是,捷达是东北的出租车,桑塔纳是上海的出租车,打死我也不能选一台出租车当自己的车。提了车当下就开到北京改装了,结果一到北京就发现:富康是北京的出租车。  经过改装,我的这台富康的加速比原来慢了一秒,主要得益于大轮圈和大尾翼。当时中国的汽车改装业刚刚起步,一台装了大包围的汽车就可以引起所有人的关注。至少有一万个人问过我,包括富康出租车的司机,说:“哥们,这是什么车啊?”  我一一告知,这是雪铁龙。这好比如果我的女朋友叫牛春花,我肯定不愿意向大家介绍她的真名,就说叫花花。  后 来,我追求巨大的排气管声音。有一次看了WRC的电视以后,我甚至把三元催化器等都拆了,直排。声音终于达到了我的要求,估计在怠速的情况下达到了100 分贝。于是,我开着一台加速全世界最……响的车招摇过市,这台零到一百加速15秒的改装车陪伴我度过一段青春岁月。当然,期间还有香港电影《极速传说》、 《烈火战车》、《头文字D》等,只要VCD(当时只有VCD)的封面是汽车,我都会买。  后来,因为这台车实在太拉风了,由于空气动力学套件的不合理或者说过分合理,经过了动力改装,这台车拉风到最高时速只有160——原厂最高时速180。  因为烈火战车和拉力赛的影响,我当时的梦想之车是EVO——它有真正的加速。那台富康总不能让我在带着朋友的时候得到满足,我必须找一个下坡顺风,一档3000转的时候突然收一脚油再猛然踩一脚油才能让人感受到推背感。  这种可怜在我通过麻烦的外贸手续买了一台EVO V后终于结束了。当时我和朋友手头都不富裕,甚至以假装试车的名义去一个老板那里蹭开了那台北京唯一的EVO V,虽然那台车有点断油,但还是让我们兴奋不已,在机场高速开了一个来回,然后告诉卖家,我考虑考虑。  当 时我和朋友开着EVO V,每天从北京的改装店,穿过机场高速,进入三环主路,漫无目的地在首都巡航。想想当时真是喜欢开车,有事没事二环三环地绕两圈。当时我特别鄙视以舒适为 目的的汽车,心中只有马力和操控,每天手摇着EVO的窗不亦乐乎,因为是RS版本,到了夏天还没有空调,一开始安慰自己,开窗就行了,但真到38度的时 候,我终于动摇了,去路边一家小店加装了空调。但后装的空调效果欠佳,除了没冷气出来以外,汽车抖动也特别厉害,而且加速也变慢了,所以那个时候我特别期 盼冬天的到来,好歹老子的车和大家一样都有暖气啊。  这台EVO V陪伴了我将近两年的时光,因为我记忆里有两个难熬的夏天。  当时我和我的女朋友或者新认识的各色姑娘们,在北京颠簸的道路上,度过了似幻似虚的时光,当我加速的时候,我身边的人尖叫;当我飞街的时候,我身边的人晕菜;当我失控的时候,我告诉他们,我在漂移。  我觉得她们愿意和我这样一起消耗最好的青春,在这么一台纯粹的速度机器里。当我看到他们也在费力地手摇着窗子的时候,我觉得这就是我的汽车观。  在 一个冬天里,我和那些飞街的朋友认识了一个有钱的朋友,他家有很多汽车:911、S350、325敞篷、帕杰罗、SL500。这位朋友也喜欢改装,为此他 买了一台WRX,还花巨资将这台车改装到将近600马力,用了JUN的发动机和所有的强化,当然,这是后话。话说当时我们几个人一起出去玩,但是他当天不 知何故,没有开那台WRX,开了他妈的(他妈妈开的)那台S350来,他新认识的娇小女朋友坐在副座,我停在他的旁边,他女朋友正好有东西忘在后座,但因 为车里实在宽大,她直接爬去了后座,后钻了回来。暖色的灯光下,朋友示意说,你们快,你们先开,我随后到。  我不是一个会因为一个场景而改变世界观人生观的人,但那一幕的确让我难忘,我觉得,他们可能只需要偶然的刺激。若一直刺激人家,那就容易成神经病了。也许一堆气囊,很长的轴距,很好的隔音,也是需要的。  从那时候起,我开始喜欢舒服的大车,之后一直如此。当我再次坐进两座跑车的时候,我的忍受时间已经不能超过十分钟,无论它有多么快。如要快车,我选择超级房车。  至 于那台没有空调的EVO,它被用作我的赛车启蒙车,和我一起训练,最后一起参加了两年全国汽车拉力锦标赛,爆缸以后一直退休,无论有多少人想要买车壳我都 没有出售,最后他将被修整一新,陈列在徐浪的纪念馆,算是完满的一生。而且幸福的是,作为一辆拉力赛车,它的一生始终四脚朝地,从来没有翻过。
2 条评论
图片
图片 确定
注册
验证码
手机修改
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