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
当前位置: 首页  >   车八卦  >   千奇百怪  >   文章  

《时代》周刊梳理人类避孕史 时间跨度长方法千奇百怪

2021-06-25
1817   0
1月31日,避孕药之父逝世卡尔•杰拉西(Carl Djerassi)因癌症并发症在旧金山家中辞世,终年91岁。1951年,杰拉西领导的研究小组在墨西哥城研发成功炔诺酮,它是避孕药合成分子中的重要部分。避孕药被认为是“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100项重大发明之一”。杰拉西曾在《纽约书评》撰文,称这一发明使“性与生殖分离开来”,并且“改变人类繁殖的现实”。今天,多达99%的美国妇女宣称采取过各种避孕措施。不过,现代避孕药的发明并不是人类避孕史的开端。杰拉西在他的书《避孕药的诞生》中曾说:“男人和女人只要还在造孩子,他们就一直避免生孩子。” 1.5万前岩画出现避孕套 《旧约》中的避孕法现在还在使用 历史上的各种避孕努力并不都那么有效。某些方法至今还在使用,比如《旧约》里提到的交媾中断,也称作“体外射精”,但这始终不是可靠的避孕手段。有些方法照今天的标准纯属不可思议。比如,古埃及女性把蜜、苏打和鳄鱼粪混成一种粘稠的东西,在性交前放入阴道。据认为,中国古代的姘居女子会喝铅和水银以避免怀孕。公元200年,希腊妇科医生索拉努斯建议女性在经期避免同房,认为那是她们每月最容易怀孕的时候。他还建议女性性交时屏住呼吸,事后通过打喷嚏避免精子进入子宫。在10世纪的波斯,女性被告知在性交后向后跳七次或九次,把精子排出来,因为七和九是有魔力的数字。在中世纪的欧洲,女性被建议在性交时把黄鼠狼的睾丸系在大腿上或挂在脖子上。 不过,古代的避孕法并不都是胡来。很多学者认为,几种方法事实上的确有些效果,而且不会致命,比如古埃及女性使用的金合欢树胶“阴道栓”:20世纪的研究发现,这种东西有杀精的作用。 而且不仅是植物。据认为,法国发现的一幅可能有1.5万年历史的岩画是第一幅显示男人戴避孕套的画。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的传说中也出现过避孕套:克里特国王米诺斯(宙斯与欧罗巴之子)用羊的膀胱达到这个目的。 1.5万年前的岩画可能出现避孕套 后来,欧洲医生加布里埃尔•法洛皮乌斯(输卵管以他的名字命名)提出用亚麻布做避孕套,因为16世纪初的欧洲大陆梅毒肆虐。十八世纪末,在意大利情圣卡萨诺瓦的回忆录中,也提到他自己发明的子宫帽,和用柠檬避孕的方法。 1844年,避孕套越过另一个技术障碍:美国工程师查尔斯•古德伊尔为自己5年前发明的橡胶硫化申请专利,这使橡胶避孕套和橡胶子宫帽得以大批量生产。 避孕套的大规模生产 节育曾被指“有伤风化” 可口可乐也曾用来节育 可是,就在避孕工具准备大发展时,一位名叫安东尼•科姆斯托克的邮政督察发起讨伐秽行的运动。1873年,美国通过《科姆斯托克法》,禁止传播避孕信息,对医生也不例外。但妇女扔寻求避孕措施,比如她们相信可口可乐会杀死精子。 20世纪是节育手段革命性发展的时期,但“节育”这个词最初并非常用语。它是一位名叫玛格丽特•桑格的护士发明的。桑格是一位意志坚定的妇女节育运动先驱,于1914年推出每月一期的通讯《女反抗者》,提供有关节育的信息,公然挑战美国的反淫秽法。不久,桑格就被控告而不得不逃出美国。1916年,她回国开设第一家计划生育诊所,但不到两星期就被迫关门。5年后,桑格设立美国节育联盟,即后来的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。 法律限制或宗教谴责都无法阻止女性想方设法避孕。1953年,《时代》周刊报道:“尽管处在暗中,避孕药具买卖已经成了一项大生意。如今有超过300家制造商从事这个行业……三家‘女性清洁用品’制造商去年仅在普通杂志上就花掉25万美元的广告宣传费。” 1937年,桑格的斗争取得进展,美国医学会承认节育是医生的合法业务。一年后,一名法官取消节育有伤风化的联邦禁令,但大多数州仍然保留反对节育的法律。 桑格(中)和《女反抗者报》 口服避孕药时代 20世纪50年代,桑格想出一个更好的办法满足节育需求。她找到了生物学家格雷戈里•平卡斯,平卡斯因给兔子做体外受精实验而名声在外,被称作弗兰肯斯坦式的人物(英国小说家玛丽•雪莱的科幻小说《弗兰肯斯坦》的主人公,从事生命研究的学者——本报注)。桑格和平卡斯不知道的是,墨西哥城的一位科学家已经成功发明一种黄体酮药片,用山药提取物合成。这位科学家就是卡尔•杰拉西,当时他才20来岁,但已经是辛特克斯制药公司的研究部副主任。 平卡斯 在富有的寡妇兼热忱的女权主义者凯瑟琳•麦考密克的资助下,平卡斯开始试验一种合成激素,并发现它可以抑制动物排卵。1956年,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用这种激素药物治疗月经不调。 接下来是里程碑式的日子。1960年5月9日,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西尔公司生产口服药Enovis。到1965年,近650万美国女性在用“那种药片”——这是口服避孕药的含糊叫法,据认为源于某些在医生面前尽可能保持谨慎的女性。同年,高等法院取消各州禁止避孕的法律,但只限于已婚夫妇。 即使在1966年,“那种药片”的作用也非常明显。《时代》周刊同年称:“美国人一窝蜂似地服用口服避孕药,现在都称作‘那种药片’,医学上没有哪种现象能与此相比。” 口服避孕药也是一场全球革命。1967年,《时代》周刊称,尽管口服避孕药服用时间要求严格,但没受过教育的女性也能应付。 但是,“那种药片”也不是没有批评者。它的崛起恰逢女权主义运动的第二次浪潮和性革命,很多人称它是社会变革的触发器。(很多学者指出,对性和女性角色的文化观点早在它出现前就已经发生很大改变。)一些非裔美国领袖对“那种药片”尤其持批评态度,认为在本社区兜售它的目的是“对黑人进行种族灭绝”。但是,任何东西都无法阻挡“那种药片”的流行。如今,全世界有超过1亿女性在服用它,这还不算使用其他安全有效避孕方法的女性。 然而,安全有效的节育手段仍然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的特权。发展中国家仍有约2.22亿女性希望节育而无法获得现代的避孕方式。历史已经证明,女性(和男性)会冒生命或声誉的风险控制生育。无法获得避孕手段并不意味着女性就不能避免怀孕。像古埃及人或中国人一样,她们或许会诉诸有害的手段。这并未改变。但是,因为有桑格和杰拉西这样的科学家,这样的风险似乎是最可控的。 (观察者网综合《参考消息》、《时代》周刊报道)
0 条评论
图片
图片 确定
注册
验证码
手机修改
验证码